中新網5月29日電 美國《紐約時報》28日刊登了署名凡妮莎·芭芭拉的文章。作者以詼諧的自嘲手法,表達了對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及國際足聯無理要求的不滿,並同時解釋了巴西為何不能按時完成場館建設的原因。文章如下:
  此時此刻,如果巴西是一個孩子,應該已經被終身禁足了吧,不能玩電子游戲,也不能吃甜點。
  上個月,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副主席約翰·科茨(John Coates)表示,里約熱內盧的2016年夏季奧運會籌備工作是他見過的中最糟的。
  在此之前,國際足聯(Federation of International Football Associations,簡稱FIFA)主席賽普·布拉特(Sepp Blatter)也說,巴西為今夏世界杯開展的準備工作,跟以往任何一屆世界杯的主辦國相比,落後的差距已經拉大,儘管它有整整七年的籌備時間。然後,今年3月,國際足聯的秘書長秘書長傑羅姆·瓦爾克(Jér洀攀 Valcke)說巴西可能會成為“史上最糟糕賽事”的“最糟糕組織者”。他此前曾表示,“需要對巴西的屁股踢上一腳。”
  話說得是夠難聽的了。巴西人長期被視為世界舞臺上的乖孩子,一直追隨外國權威的超群智慧。50年前,當巴西總統若奧·古拉特(Jo漀 Goulart)在右翼軍事政變中被廢黜時,美國的存在感在我們的政治生活中如此奪目,以至於一位幽默作家宣佈為美國駐巴西大使舉辦一個假冒的競選活動:“不要中間人——直接讓林肯·戈登(Lincoln Gordon)當總統!”
  後來,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我們默不作聲地遵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強加的財政緊縮和債務重組方案——即使這意味著我們國家主權被削弱,窮人受苦受難。據說蕾哈娜(Rihanna)來這裡開演唱會時,要求她的更衣室里不得有任何黃顏色的東西,就連這我們都沒有抱怨過。
  我們國家是出了名地隨和,會高高興興地把一些油田開采權奉送給外國公司。我們友好、順從、開朗。我們喜歡討好別人。
  但是我們越來越覺得,正在扮演苛刻父母角色的國際足聯和奧委會有點太過分了。
  為了國際足聯老媽,我們試圖好好表現,特別是在來訪者面前。老媽希望場館裡面能賣啤酒,我們就為此修訂了自己的法律。老媽要求為她自己和她的服務提供商豁免稅務,我們同意了。老媽要求我們只有在獲得她的許可後,才能在世界杯期間舉辦傳統的街頭慶祝活動,比如聖若昂的那個,我們也服從了。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花了大約120億美元討好她,其中逾85%來自公共資金,包括稅收減免。我們把公民從自己的家園中驅逐出去,以便修建體育場館和相關基礎設施,併在場地周圍建立了嚴密的安全區。我們一直努力壓制那些抗議舉辦大型活動的人,還對手無寸鐵的人民發射催淚彈,試圖指控他們是恐怖分子。我們試圖說服自己,這是一個巨大的經濟機會,儘管很多證據顯示並非如此。然而國際足聯永遠都不知足。
  向國際奧委會投訴是沒有用的,因為它在這部家庭大戲中扮演爸爸的角色。他也不滿意我們做的一切:他抱怨施工延誤,里約的水道存在污染,說我們比希腊在2004年舉辦夏季奧運會之前還糟糕。“你姐姐成績比你好,”我們聽見他說。
  如果他們希望準時完工,也許他們應該選擇德國或瑞士舉辦他們的活動。我們巴西人略有不同。
  科林蒂安(Corinthians)足球俱樂部是聖保羅體育場(Iraquera Stadium,世界杯的比賽場地之一)的所有者。上個月,科林蒂安的主席馬裡奧·戈比(Mário Gobbi)說,拖延是巴西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他在一次採訪中說:“我還不知道哪個翻修或建築工程是按時完工的。”
  我舉個例子:巴伊亞州薩爾瓦多市的地鐵系統從1997年開始就一直在建設當中。為了四英里長的地鐵軌道,政府已經花費了超過4.5億美元。這段地鐵將在世界杯開幕前一天的6月11日準備好投入運營。(兩年前,聯邦審計院[Federal Court of Auditors]發現,有證據顯示,該項目共浪費和挪用了1.8億美元的資金,但這件事仍在調查之中。巴伊亞的法院還起訴了幾名商人,罪名是非法聯手、組建壟斷聯盟,以及串通投標。)
  還有一個例子:22年前,我起草了一份關於清理聖保羅鐵特河的請願書。如今,簽名已經收集了超過100萬個,錢也花了16億美元,鐵特河仍然是臭烘烘的。
  根據世界銀行最近的一份報告,在巴西開辦一家企業需要經過13道官方手續——必需的簽字、表格等等,並等待107.5個工作日。施工許可需要400天才能批下來,還要再等58天,工地才能通上電。
  在巴伊亞州,曾有一名男子花了四年時間才在公立醫院約到一次常規尿流率檢查。
  因此,國際足聯和奧委會想怎麼批評都可以:我們仍要等到最後一刻才會完工。最終完工時,預算會超標,甚至會發生幾起安全事故。正如戈比在慶祝聖保羅體育場竣工時那句荒誕的告誡:“雖有死有傷,但大家都活下來了。”
  我們仍將按照自己的方式來。讓我們面壁思過是沒意義的。叫山姆大叔來幫忙也沒用;他再也不想和這幫瘋親戚扯上關係了。  (原標題:美媒:面對國際各方壓力 巴西人受夠了批評)
創作者介紹

藤編傢俱

to75tojvv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